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這個北宋有點怪-0299 仙緣難求展示

這個北宋有點怪
小說推薦這個北宋有點怪这个北宋有点怪
包拯很满意地走了,因为陆森承诺将停在杭州边上的那艘‘宝船’赠于他使用。
恋爱志向学生会
那艘船原本是杨文广出海用的,但现在他到了兴庆府,况且……上一次海贸赚到的钱,足够杨家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吃穿用度了,杨家现在不愁钱。
因此将宝船借给包拯完全没有问题。
得到陆森的应承后,包拯和汝南郡王很开心地聊了起来。
这时候的包拯,少了威严,多了些笑容,看着亲和许多,要是当年被他‘判罚’过的人,绝对无法将眼前这个和蔼的中年书生,与当年的铁面包公联系起来。
包拯在汝南郡王府中待了一阵子后,便离开了。
萌妻在上:慕少别乱来
陆森和赵允让两人一起送他出门,在门外看到了展昭。
包拯带着王朝马汉等人先离开了,他让展昭留了下来。
事实上,现在的包拯有黑猫灵兽护身,虽然在实力上确实不如展昭这种真正的高手,可谁要刺杀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现在的包拯,是不太需要护卫的。
陆森走到展昭跟前,笑道:“最近公务可繁忙?”
“还好,以后就清闲了。”展昭笑道:“只是过段时间,便要与包府尹一起出海,想着就有些开心。”
陆森愣了下:“你走了,家中妻儿如何是好?”
“内人与我一起出海。”展昭毫不犹豫地说道:“至于犬子,就交由父亲照养。”
江湖儿女有江湖儿女的洒脱,对于展昭来说,天地之间,自有逍遥在。
虽然把孩子放在家里,让家人照顾这点很难说是好事,但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观念。
这时候就讲究个男儿志在四方,杨文广不一样把孩子扔家里出海经商,不一样把妻儿扔家里,去兴庆府从军。
陆森无意评价别人的生活态度,只要不是为恶就行。
他想了想,问道:“为何不见你去邀请白玉堂一起出海?”
展昭觉得有些不解:“为何你与包府尹都说同样的话?”
听到这话,陆森顿时笑了。
他从背包中拿出一块灵气方砖,以及一本从天机门搜来的秘笈:“这是仙术的修行入门方法,至于能不能入门,就看你自己了。”
展昭看了眼,摇头笑道:“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无功不受碌。”
陆森抛了抛手中的灵气方砖,说道:“我也送了白玉堂一份。”
听到这里,展昭的眉毛立刻微挑,他迟疑了会,接过灵气方砖和秘笈,双手抱拳说道:“大恩不言谢,待我出海回来,还了包府尹大恩后,必到陆真人麾下听候差遣。”
“朋友之间送些手信,哪有差遣不差遣的,说得有伤情份。”陆森拍拍对方的手臂:“之后我还要长时间坐镇兴庆府,就不去杭州为你们送行了,一路顺风。”
“承陆真人吉言。”展昭拱拱手,俊脸上满是感激。
随后双方告别,陆森站在门口,看着展昭离去的背影,轻笑道:“一听说白玉堂也有,你就要了,还说你们两人不是……”
他摇摇头,回到汝南郡王府的书房里,正想和岳父告别,却听见他说道:“森儿,有件事情,我不得不和你谈谈。”
“泰山请说。”
“福康公主你应该知道此人吧。”
陆森点点头:“听说是十五岁左右的小丫头,也是之前曹太后召我回京的引子。”
“确实是她。”汝南郡王喝了口茶,叹气道:“这是个可怜的女娃,现在她还待在宫中,没法与曹太后一起离开,甚至……没有人敢娶她,也没有人敢让她嫁人。”
陆森本想问‘为什么’,但随后他就明白了,因为曹太后曾说要将福康公主许配给自己的关系,现在全天下的人都默认,福康公主是陆森的女人。
以现在陆森的名望,谁敢明着对她有心思?
即使陆森没有动人的想法,其实人也会把欲染指福康公主的人,给干掉。
更别提现在坐在龙椅上的,是陆森的小舅子。
而赵宗实也被陆森教导了一年多,即是姐夫,也是他的先生,说曾经是太傅也没有问题。
甚至在朝堂之上,赵宗实也特别喜欢说‘姐夫曾言’,‘姐夫曾言’的。
赵宗实是很敬佩和崇拜陆森的,所以也是以陆森的性子为榜样,动不动就喜欢怼人,除了没有那份仙风道骨的气质外,活脱脱一个小陆真人。
“那泰山有何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赵允让摆摆手,笑道:“福康公主是死是活,是嫁人是独身至老,都与老夫关系不大。可她总归是我们赵家人,看着侄女日后有可能过上悲惨的生活,心里总有些不好受。”
陆森想了会,说道:“那麻烦泰山请人送她到杭州吧,让碧莲先带着她。”
赵允让轻笑道:“我就知道森儿不是那种绝情之人。”
“这也是个大麻烦啊。”
多娶一个对于陆森来说不是难事,也没有人会阻止他娶公主,但问题在于……他对福康公主没有感觉啊。
从来没有见过人,怎么会有感觉。
只是,若是真不管这福康公主,对方绝对会在孤单和凄凉中过完一生。
就只能先带回杭州,看看之后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
从汝南郡王府出来后,陆森便先去了兴庆府,在那坐镇了几天,确定一切正常,狄青和穆桂英两人都做着攻打宣化府的准备。
实际上,到了现在的情势,大宋这边赢面已经极大了,只是狄青怕不能一仗就把西夏给灭掉,怕有什么疏漏会给对方机会,所以一直在想着如何从战略层面上,将西夏人完全‘将’死。
坐镇一段时间后,陆森抽空飞回到了杭州。
瑶瑶和琨琨两人,不但把山门建了起来,还在附近也建了很多小型建筑,比如说凉亭、厢房、灵阵之类的东西。
因为两人作为大师姐,陆森给她们开放了一小部分门派的权限,她们能看到不少的‘建筑’。
等陆森回来后,在山脚下突然多出一间亭子,中间有个方型的石台祭坛,上面写着一颗散发着微光的琉璃光球。
这间亭子外有一层光膜,红色的,似乎不让人进去。
此时已经有很多人在山脚下待着了。
只是他们无法上山,也无法走近那个亭子,有一股力量阻止他们继续前进。
一些人甚至跪在山脚下,期待着自己能被陆真人看中,从而获得仙缘。
此时的陆森,则坐在扶桑树下,看着门派的布局和建设。
整个门派,几乎都是瑶瑶和琨琨两人按照图纸建起来的,这段时间可把她们两人忙坏了。
不过两人也乐在其中。
杨金花等人很想帮忙,只是她们没有瑶瑶那样的‘仙法传承’,所以只得在旁边看着。
陆森查看了一下山门中建筑的情况,然后点点头,说道:“让张阁主将我们的意思透露出去吧。”
瑶瑶和琨琨两人顿时站出来,说道:“师傅,这事就交给我们去吧,顺便我们去城里买些女红。”
“去吧。”陆森摆摆手,然后继续看着系统中的图纸,看看有什么可以补漏的地方。
宫廷的女咒术师
而在别人眼里,他就这是在沉思。
这时候,陆纤纤坐到了陆森的旁边。
杨金花站起来,拉拉旁边闹得正欢的赵碧莲和雪女等人,一群人悄悄走。
被迫成为反派赘婿之冰雪女王
陆森并没有发现她们离开。
而正在沉思的时候,一颗葡萄送到自己的嘴边。
他下意识吃进嘴里,再继续看着系统中的‘图纸’。
而陆纤纤在旁边,毫不厌烦的给陆森喂食水果,还会在恰当的时候,把水送到他的嘴边。
气氛相当温馨。
而在杭州城,仙家山门的出现,确实是引起了一阵子的波澜,但杭州的人民很快就平静下来,大惊小怪的都是外地人。
毕竟头顶上那艘太阳船,悬挂在杭州城上空也有两年了。
天天大发金光,整个杭州没有黑夜的,甚至有些市民私下埋怨,晚上都不能睡个好觉。
而那些卖蜡烛和火油的,几乎都离开了杭州城,毕竟没有生意可做。
现在杭州人见多见惯了,便开始暗地里鄙视起那些外乡人来,只是随后碧天阁传出一个消息,这些高贵的杭州本地人,再也坐不住了。
‘陆真人打算广收门徒,但需要有仙缘的人才能拜门系统门。’
‘如何判定有仙缘?山脚下有一亭子,谓仙缘亭,内有仙缘琉璃珠一颗,单人进去后,双手触之,冒绿光者为有仙缘,红光反之。’
贤妻超大牌
‘一人一生只有一次机会,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富贵贫贱,一视同仁。验证无仙缘后,从此再也无资格进入仙缘亭中。’
‘有仙缘者,自然会被引入到仙山中修行。’
‘从八月初八开始,是仙缘亭开放的日子,每日清晨到傍晚,入夜后仙缘亭关闭。’
这样的消息一出,整个杭州轰动了,随后消息在整个中原大地流传。
几乎所有听说了这个消息的人,都在往杭州城赶。
谁不想得仙缘,谁不想成为陆森那样,逍遥自在的人。
而在八月初八这天,蜂涌而至的人,将整个山脚都包围了。
一圈一圈的。
不过入口只有一个,家将们只要引导好排队的顺序便可。
然则人还是太多了,毕竟谁都想抢得头筹。
苏轼是匆匆赶来的,看着山脚下那黑压压的人群,头皮都在发麻。
“若是这人群有所惊吓,必会发生大规模踩踏事件,届时必然血流成河。”小胖子心急如焚,他找到前边维护秩序的家将,扯着对方的衣裳,吼道:“速速告知陆真人,此般不行,易出事端。”
家将知道这小胖子和自家良好相熟,当下笑道:“苏郡守,莫急,我家郎君已料到会有此景,已做有布置。”
“真的?”
“自然不敢哄骗贵人。”
现在苏轼的身份,可以说是水涨船高,称声贵人也不以为过。
他本身就被朝中大公们看中,觉得才情过人,有意培养。
同时他与陆森相熟,现时的官家在杭州时,也常出入府衙,三人常在一起吃吃喝喝,本身就有着极深的交情。
背后站着这两人,现在但凡有点眼色的人都清楚,苏轼这小子飞黄腾達是迟早的事情。
就差點时间和‘借口’。
“那就好。”苏轼松了口气。
随着晨光渐渐投射到山体上,人们开始往入口处涌挤过来。
很多人都想抢在别人的前边,开始吵吵闹闹,你推我嚷,眼看场面就要混乱起来。
苏轼看着头皮發麻,神情紧张。
但也就在这时候,入口处上空,突然有道俏丽的人影出现,她穿着霓裳羽衣,神光鳞鳞晕开,下面所有人,都开始安静下来。
苏轼也感觉到一阵心神气爽,他扭头问家将:“这是何种神通。”
“应该是静心术。”
“那甚好。”苏轼松了口气,指挥着带来的衙役,在入口附近布置茶摊,凉棚等等應急设施。
就生怕有人在烈日下中暑,晕死过去,或许危急生命。
但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虽然现在还是秋老虎发威的时候,但山脚下很凉爽,即使是被烈日直接晒,也不会让人觉得酷热。
人群排着队一个个上去,然后一个个从旁边的小道下来。
有的失魂落魄,有的捂脸痛苦,甚至有人不敢置信,直嚷自己为何没有仙缘。
而在出口处,还立有个石碑,上书:仙缘难求,万中无一!
看到这石碑,这些人的心情才好过许多。
而在下面等候的人群,起先还是很着急的,但看着上面的人哭哭啼啼的下来,炙热的心情便渐渐冷却下来。
没再像之前那么期待了。
甚至还有些人下意识后退,开始打退堂鼓。
他们害怕知道,自己没有仙缘,只要不去测验,总是会留有那么一点点希望,而测了,就代表着所有的希望都没有了。
一天过去,至少数千人进了仙缘亭又出来。
两天、三天……一个月过去了。
仙缘亭接待的人,已不下二十万,但依然未有一名仙缘者。
测试过的人们,要么回归平常生活,要么伤心离开杭州。
可即使如此,杭州城依然还是人满为患,很多人从外地赶来住下,排队等着去测试仙缘,还有一些人待在杭州城不愿意走。
他们想看看,究竟谁能求得仙缘。
而人满为患的杭州,给苏轼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和工作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