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討論-第58章 那姑娘有背景熱推

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
小說推薦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七零小娇媳:我带空间养糙汉
门后,孟婕道:“妈,我看这姑娘很有文化的样子,不像附近公社的,应该是从东安农场过来的。”
李庆兰也有这种感觉。
东安农场都是转业军人和家属,文化程度高的人比较多。
“小婕,你忘了公社里还有知青,他们好些都是高中生,文化程度也不低。”
孟婕撇嘴,“我奶奶家的大队上有七八个知青,虽说都是高中生,可跟刚才那姑娘的气质差远了。反正我没在知青里见过这样的。”
孟婕说话时,李庆兰收拾着地上包袱里的东西。
把它们都放在阳台或者厨房的储物柜里,李庆兰拾起地上的包袱皮抖了抖,等看清那包袱皮是个啥后,她咦了一声。
“怎么了,妈?”
孟婕好奇地看过来。
李庆兰把包袱皮拿在她眼前,“你看这是什么布料?”
伊丽莎白大小姐华丽的替身生活
孟婕仔细看了看,小声惊呼,“呀,这是斜纹棉布,供销社卖三毛八分钱一尺呢,比普通棉布还贵上三分。”
“可不是。这么大一块包袱皮得有个六尺布,值两块多呢。那姑娘竟然舍得拿来当包袱皮用。”
李庆兰惊叹。
“看来我刚才猜得还太保守,估计她不光是东安农场的,而且得是那边大领导的家属,有可能从大城市来的,家里有啥背景的。”
孟婕说。
对孟婕的话,李庆兰深以为是。
她把手里那一大块斜纹棉布叠好,“不管她啥身份,反正咱们以后有地方买好东西,这就够了。”
……
姜沁从楼里出来,走到个没人的地方,从空间里把自行车拿出来,蹬上往供销社去。
鬼小姐这边走
到了供销社门口,她把自行车支在地上锁好,走了进去。
这个点附近农场和公社来采购的人都已经散去了,供销社里很冷清,两个售货员正坐在柜台后面聊天。
见有人进来买东西,两个人依然坐着没动,说说笑笑的。
姜沁看了看柜台后面货架子上的调味品,选了几样,“我要买酱油,还有醋……”
售货员不太情愿地站起身,从货架上拿下来姜沁要的调味品。
等姜沁付完钱拎着调料走出供销社,那个年轻一点的售货员对另一个说,“多奇怪,刚才那个女孩一看就是农场来的,啥吃的都不买,就买调料。”
“是啊,别人家有点钱恨不得都买吃的,哪有人像她,光买调料的。”
两个人嘀嘀咕咕地议论着姜沁。
这会儿姜沁已经蹬上自行车往家赶了。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黑夜弥天
此刻太阳偏西,过了中午最热的时候,习习凉风吹在脸上特别舒服,尤其她才刚搓完澡,觉得浑身皮肤都在呼吸。
一路上的颠簸她也不怕了,自己骑和坐在别人车座后的感受完全不同。
路过往常拖拉机停着的地方,姜沁看到那里已经没了拖拉机的影子,这个时间点应该已经往回返了。
生真面目ナースの性欲処理実习
不错不错,不用担心回家路上碰到队里的人了。
一个小时后,姜沁回到了东安七队。
还没进队里,她看看四下无人,从空间里拿出来一大堆吃的,一部分放在自行车框里,剩下的夹在自行车后座上。
到了家门口,她刚下了车,就看到何春萍和吴丹从自家院子里走出来。
“姜沁,你上哪儿去了?我俩在县城一直等你来着,但第二辆拖拉机上也没有你。”
姜沁晃了下手上的自行车。
“拖拉机太慢了,我实在等不及就骑自行车去了。”
“我俩也在猜你是不是骑自行车去了,就是担心你别出啥事儿。没事就好,我们也该回家做饭去了。”
“哎,好的,我也回家做饭。”
何春萍和吴丹道了别各自回家。
姜沁也把大包小包的拎回了家。
她特意先把东西拎进了里屋,给付绍铎看。
“我今天买了好多东西,够咱们吃好久了。”
东西着实不少,付绍铎看了一眼,皱眉道:“你一个人怎么拎回来的?这么多东西也太沉了。下次少买点,够吃就行。”
“没事,我力气大着呢。对了,你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吗?我给你做。”
今天卖出去那么多东西,姜沁心情好的不得了,破例开展点餐服务。
“你出去一天也累了,随便做一口对付一下就行。”
付绍铎眼底闪过一抹心疼之色。
“那行吧,我看着做。”
本来姜沁还没觉得怎样,但付绍铎这么一说,她突然觉得确实有些累。
那晚上就简单做点吧。
姜沁把那些东西都拿到小仓库去放好,这些给付绍铎看过,算是过了明路,以后可以放心大胆的吃了。
她切了两根腊肠,又削了两个土豆切成块,和大米饭焖在一起,撒上酱油等调味料,盖上锅盖焖。
绝色校花的贴身高手 小说
等蒸熟后,一道腊肠土豆焖饭就做好了。
做饭的时候,姜沁特意把《烹饪大全》拿出来,照着上面的腊肠土豆焖饭做的。
所有配比都照着上面来,等锅盖掀开的时候,姜沁猛地吸了一鼻子,扑面而来的香气和《烹饪大全》里闻到的很像。
不过还是差一些,一部分由于调味料没有那么全,一部分是姜沁很不想承认的手艺问题。
不过都说熟能生巧,多做几回,做的应该会比现在好很多。
她对自己十分有信心。
吃饭时,姜沁发现家里多了厚厚一沓报纸,摊放在炕上。
“哪儿来的报纸?”
“周东阳拿来的,是农场统一订的报纸,场部每周统一送一次。”
“也是,看看报纸能打发时间。”
姜沁说完塞进嘴里一口饭,好香啊。
付绍铎淡淡道:“也不完全是打发时间,报纸上的社论每周必须要学习一遍。这些天农忙,等过阵子不忙了,还要组织大家一起学习的。”
还要学习报纸上的社论?
姜沁想了想,好像是这个年代的特色。
她朝那些报纸瞥了一眼,打算吃完饭先看一遍。
姜沁倒不是为了学习,而是想从报纸上多了解这个年代的情况。
吃完饭她把那几份报纸翻来覆去看了一遍,看到《人民日报》熟悉的名字姜沁不由一乐,在她那个年代,她也很喜欢看《人民日报》的,只不过那时候不看纸质版,都是用手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