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迷案追兇 愛下-第十六章:合謀殺人閲讀

迷案追兇
小說推薦迷案追兇迷案追凶
龚元亮救了严思恩一命,让严思恩对他非常感激。
正所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在救命恩人的光环下,严思恩对龚元亮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愫。
严思恩经常给龚元亮送一些水果、礼品,时间久了,两人就慢慢熟络起来。
严思恩得知龚元亮是一个单身汉,老婆和自己离婚了,自己一个人居住在古水镇,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
而光棍一个的龚元亮,也欣然接受了这个美妇人的嘘寒问暖,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
龚元亮也知道了严思恩的家庭情况,而且唐承基因为超市里有白楚月,每天都早出晚归,这就给龚元亮提供了一个完美的机会。
龚元亮经常趁严思恩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上门帮忙,凭借自己全能的装修手艺,各种事情自己都能插上手。而严思恩也默认了这件事,在龚元亮帮忙之后,还留他在家里吃饭。
时间越来越长,两人的感情已经成为了一种默认的状况,只是剩下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而已。
直到有一天,严思恩家卫生间的水管漏水,龚元亮帮忙修理水管。
漏水的水管在卫生间的吊顶里面,龚元亮站着梯子,帮忙维修。
维修之后,严思恩扶着龚元亮下梯子,龚元亮一脚踩空,从梯子上摔下来,正好扑在严思恩的身上。
两人四目相对,龚元亮半天都没有爬起来,严思恩也没有推他,就这样在半推半就之中,龚元亮直接吻了上去。
婚外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紧接着就是第三次,无数次。
就这样,严思恩和龚元亮一直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一次温存过后,龚元亮和严思恩躺在床上聊天,两人就聊起了严思恩和唐承基的关系,还有唐承基的婚外情。
因为严思恩没有工作,和唐承基的关系又比较微妙,家里的经济来源又都是唐承基的工资。
这让严思恩的心理产生了极大的不平衡,甚至产生了一种畸形的病态。
严思恩特别痛恨唐承基用自己的工资去给白楚月花销,一旦心里有了这个想法,就会成为一种心理暗示。即便这个想法只是一个猜测,也会让自己无比的坚信。
严思恩开始幻想,唐承基把自己所有的钱都给了白楚月,给她买各种奢侈品,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严思恩经常和龚元亮提起这件事,让龚元亮也生出了一种“责任感”。
这种责任感甚至有些荒谬,两个婚外情的人,能有什么责任感。
龚元亮当即就说,准备教训一下这个白楚月。这个想法和已经心理畸形的严思恩不谋而合,两人当即准备教训一下白楚月。
两人开始在一起谋划,应该如何实施这个教训计划。随着两人的不断谋划,想法也从最初的教训,变成了杀人。
既然要杀人,那就要一箭双雕,想办法把杀人的事情嫁祸给唐承基。
如此一来,白楚月被杀,唐承基入狱,两个人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交往,并且所有的一切就都是自己的了。
杀人偿命,如果唐承基被判处死刑,那么现在的所有财产,就都归严思恩所有,而且在双方父母那里,也有了一个合适的借口。
这个想法一旦出现,两人立刻就开始着手杀人。
他们决定在杀人之后,在现场留下唐承基的东西。严思恩把家里的水果刀,还有唐承基剩下的烟蒂都交给了龚元亮,等着他去实施杀人计划。
昨天夜里,大雨倾盆,古水镇又停电了,是一个绝佳的杀人机会。
都市極品醫神 風會笑
龚元亮骑着自己的小三轮车,戴好了手套和鞋套,前往了白楚月的家里。
外面电闪雷鸣,暴雨敲打窗子,很好地掩盖了龚元亮的开锁声音。
龚元亮进入卧室之后,准备行凶。
白楚月当时十分惊慌,立刻就和龚元亮扭打了起来。但两人的体能有明显的差距,白楚月抓破了龚元亮的胳膊,龚元亮拿出水果刀,捅进了白楚月的身体。
白楚月应声倒下,龚元亮把水果刀和烟蒂扔在了案发现场,同时又拿出白楚月的手机,给唐承基发送了一条短信,就匆匆离开了案发现场……
宁州市公安局刑警队审讯室里,龚元亮承认了自己和严思恩合谋杀害白楚月的犯罪事实。
没想到,之前“责任感”爆棚的龚元亮,竟然没用我们做出太多的提问,就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今天中午你们来我家调查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跑不了了……我就编了谎话,说自己当晚遇到了开车的唐承基。车辆信息都是严思恩告诉我的……警察同志,我这算不算自首啊?我这都是主动说出来的!”龚元亮说着说着,忽然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我们。
他的这句话,让本是严肃的审讯过程,突然充满了欢快的气息。
我强忍着笑意,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因为龚元亮虽然交代了自己的全部犯罪经过,但本案依旧还有非常多的疑点。
比如死者下体的男性DNA,还有凶手为什么要对死者的胸腹部补上十一刀?又报复性地戳烂死者的下体呢?
“你去杀白楚月的时候,喝过酒吗?”我定了定神,忽然问道。
龚元亮立刻摇了摇头,对我们说道:“没,我没喝酒,我根本不会喝酒。”
我沉思片刻,眉头慢慢皱起,既然龚元亮没有喝酒,那么现场的酒味是哪来的?
难道在龚元亮行凶之后,在唐承基接到短信到达之前,又有一名凶手进入了案发现场?
“你捅了白楚月几刀?”我认真地问道。
龚元亮颤巍巍地伸出了一根手指,沉声说道:“就一刀。”
“你捅了白楚月一刀之后,她死了吗?”我追问了一句。
听我问出这个问题,龚元亮直接就懵了:“她……没死吗?我当时捅了一刀之后,她就躺在地上不动了,我当时也有些害怕,发完短信就跑了。”
从尸检结果来看,白楚月的下体有分泌物,这说明凶手在和白楚月进行性行为的时候,白楚月还是活着的。
如果这一切都属实的话,龚元亮的罪名可能就要发生变化,不过龚元亮的主观行为上还是故意杀人,最后法院的量刑应该大体不会变。
不过,下一名凶手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