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團寵嬌妻:我帶空間物資穿七零 起點-第一百六十五章 莫家賓讀書

團寵嬌妻:我帶空間物資穿七零
小說推薦團寵嬌妻:我帶空間物資穿七零团宠娇妻:我带空间物资穿七零
中午的太阳过于强烈,为了避免中暑,或者为了下午更好的劳动,中午大部分人都会进行午休,就算没时间回去,也会找个树林睡个午觉。
说是树林也不恰当,这里有大片的森林,有大片的草原,也有不断的戈壁沙漠,就是没有那种随处可见的小片树林,而是单独种成一排,应该是当作防风固沙的作用。
他们知青就在那茫茫无际,且单调的土地上,干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农活。
丹 楓 退出 修行
关齐刚劳动回来,汗流浃背,累的直腿软。
听到莫家宾的话也只是小声,且不痛不痒地抱怨了一句,就自顾自的上了床。
当然,心里是怎么想的那是另一说。
关齐连动嘴皮子的功夫都有些懒得动,任由自己摔在床上的时候,安稳落下的时候还发出一声满足的慰叹。
“累啊,每天吃的还没猪饱,干的活比狗还累!这一天天的,为啥咱们就没被分到兵团呢,明明离的地方不远,人家每个月还有钱发,还有什么衣服费,伙食费,以后还能当成一级农工,哪儿像咱们,中午那饭还不如猪吃的饱呢……”
关齐正躺在床上,看着那屋顶,又开始了日复一日的牢骚。
心里是越想越难受,越想落差越大。
莫家宾听见照样还是嗤笑一声。
“老子才不想去呢,他们每天还得跑早操,做思想建设,还战时准备,那是又当兵又种地,还真不一定有咱们好。”
“你没事就早点睡,别一直在那儿叨叨,天天说这些话也不嫌腻歪!”
莫家宾嘴上这么说的,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谁也不知道。
关齐闻言倒是不屑的切~~了一声。
仙武帝尊
想怼他又闭上了嘴,翻过身去,不看他。
心里暗道,你这玩意儿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自己被别人养着,要是没有陆秋玲的钱让你去时不时的打个牙祭,买点粮食,你这讲究的少爷脾气还不早就被饿死了!
他要不是想着蹭点好处,他才不乐意喊他莫哥,要是没有陆秋玲时不时给他送过来的东西,谁乐意搭理这玩意儿!
他倒是不想上工,可是谁让他找不到一个可以养他的女朋友呢!
而且他家里也没钱,只能这样将就着活!饿不死就行!
哪儿像这种人,听说还是大城市来的,每月家里还给寄钱,这样的人,不乐意去兵团也可以理解。
啧,一天天的,就他讲究,不是嫌弃这个就是嫌弃那个……
莫家宾看着关齐这表情,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有好处的时候就舔着脸凑上来说好话,没好处的时候就这副嘴脸,又酸又臭。
不就是羡慕他有个好对象吗!既想吃他的东西,还想说他的坏话?
而且他有个好对象不是很好的事儿,他们不也是占便宜了?当了表子还想立牌坊?
莫家宾朝着关齐那边,呸的一声。
吐出嘴里的瓜子皮,带着飞出的一点口水,飞到关齐的背后。
看着关齐毫无动静的背影,莫家宾不屑的撇撇嘴。
怂包。
关齐感受到莫家宾的动作,又嫌弃又无语,莫家宾这玩意儿,脾气不咋地,心眼还小,人还瞎几把讲究,他真的不知道那个姓陆的看着这玩意儿什么!
一张脸?
还是这弱不禁风的身板?
关齐感觉肚子咕噜一声,想了想,关齐也不忍了,调整了一下位置。
噗的一声。
朝着莫家宾放了一个响亮的含有多量甲烷和氮气的复杂气体。
关齐紧紧绷住脸和身体,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关齐!你tm真恶心!”
莫家宾被这声音吓的差点叫起来,嫌恶的捂住鼻子,往外面挪了挪被子。
关齐听到他的动静翻了个白眼,他又不是没有见过他放屁,给老子装什么装!
莫家宾跳下床,手里的瓜子也吃不下去,往桌面上一摔。
看着关齐这熟睡的样子,莫家宾此时是什么都不信,给他一巴掌的心都有了!
此时正巧吴山推门进来,看到站在炕头的莫家宾还愣了愣。
“吴山,过来,老子要跟你换位置,你先去睡老子那边。”莫家宾如同看救星一样看向刚进来的吴山,对他说道。
只是这语气中多少带着几分颐指气使。
吴山面相憨厚,老好人似的点了点脑袋,也不问刚才发生了什么冲突。
可能刚才又发生了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儿吧!
他都看腻了……
关齐撇撇嘴,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吴哥,给小弟倒杯水呗,小弟刚躺上去,懒得动。”
关齐爬起来,也不管莫家宾是什么表情,对着吴山说道。
毕竟他也没做什么,就是放了个屁而且,用不着心虚。
再说,响屁不臭臭屁不响,他也没影响到这个姓莫的什么,想到这里关齐朝着吴山嘿嘿一笑。
吴山也不生气,笑着点头应好,“好。”
吴山也是累的很,换了床铺,给关齐倒了凉水,见两人都没有了要求也是松了口气。
先是洗把脸,然后给门口洗脸盆换了清水,脱了外面脏的衣服,稍微擦了擦,才上了床。
他现在躺在莫家宾原来的位置,他的床铺跟着移了一下位置,但是他的箱子和大部分的东西都还在原位。
莫家宾就到了吴山原来的位置,最靠近窗户的那个位置,距离关齐还隔了两个床铺,但是关齐转过来的方向正朝着他。
索性关齐也早就闭上了眼,所以莫家宾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没有再让关齐转过去。
莫家宾上了床。
又开始翻手里的这个小人书。
蓋世 戰神
狐諾兒 小說
这本书他早就看过两遍了,但是实在没有什么看的,只能多看几遍打发时间。
而且说到每天的饭,莫家宾也有些反胃。
他今天就没有去吃,连看都看不下去,只是中午吃了一点饼干和肉干垫了垫。
就他们现在这伙食,是个人都受不了,每天就是先用水煮了土豆,然后捞出来,在水里撒点莜面,然后就是煮啊煮。
这就是他们的一日两餐,这是人吃的?
刚开始还能坚持坚持,结果好多年过去了,伙食就没怎么变过,每年的口粮就是三百多斤的毛粮,其中一百斤的口粮还得用五百斤的土豆顶替。
每年的粮大致是没变过的,当然,具体还得看公分,这只是大致来说的。
蔬菜主要是胡萝卜和圆白菜,不要想着是生产小组给发菜吃,他们知青和当地农民一样,由生产小组划拨一块菜田自己种植蔬菜,菜收了以后,就用大缸把菜腌起来,他们全年的蔬菜就靠这几个大缸。
这几年下来,谁能受得了!
要不是家里每个月还给他邮上五块钱,那他真得回去好好闹一闹!
凭什么就得让他下来!家里又不是没有别的孩子了!要是不给他好处,那大不了就鱼死网破,大家一起下乡!
在这里几年。
唯一值得庆幸的可能就是刚来这里的时候接受了那个姓陆的撩拨,并且主动的勾搭了她,还是他有眼光啊!
虽然开始的时候他帮她干了一些活,但现在回报就已经到手了,还十分丰厚。
当然,以后可能就没有了。
所以他必须得在临走之前,再从她身上狠狠捞一笔。
这算是让他们的感情更深厚一些了,恨之切爱之深嘛……
想到这里,莫家宾嘴角微勾,眼里闪过贪婪的寒光。
钱可真是个好东西啊,不仅让人活命,还能让人活得有底气!
莫家宾摸了摸口袋里的一卷钱,得了这笔横财,下午的时候要不要去县城打打牙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