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洪荒:開局通天偷看我日記,自廢聖位 起點-第二百零七章:將封神榜,交給前輩定奪看書

洪荒:開局通天偷看我日記,自廢聖位
小說推薦洪荒:開局通天偷看我日記,自廢聖位洪荒:开局通天偷看我日记,自废圣位
咔嚓!
四不像身上有骨头断裂的声音忽然传来。
一道精气,悄然流逝!四不像身上的气势直线下滑!
那庞大无比的身躯,也随之软了下来。
轰动一声!
便直接趴在了地上!
地面顿时被四不像直接撞出了一个大坑!
一时间,山石飞扬,烟尘四起,地动山摇!
千万里之遥的雾霭山脉,直接被震碎了一大半!
“噗嗤!”
四不像受不了赵公明释放的强大威压。
顿时吐出了一口精血。
气息骤然变得凝实了起来。
直接趴在地上不敢动弹了。
再动下去。
他可能就要当场陨落!
而自始至终。
赵公明都未曾跨出一步,依旧双手负在身后。
除了眸光阴冷,身上气质杀意凛然之外。
再未动过。
站在旁边的申公豹则是一脸骇然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幕。
惊的合不拢嘴!
“嘶!!”
“这就是师尊的力量吗!?”
学分战争
“竟然恐怖如斯!如此强大!”
“那可是大罗金仙的圣兽啊!强大无比,可是,师尊连动手都没有动,就直接将其打成重伤!”
“我却连对方的一击都接不住……”
申公豹心中感到震撼无比。
正当他怔怔出神的时候。
耳边却忽然传来了赵公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公豹,身体怎么样,伤恢复了吗?”
听到这话。
申公豹连忙摇了摇头,道。
“徒弟没事的!师尊!”
“您刚才给我运转的灵力,已经被我吸收了,暂时恢复了一些气息,待回教后,再好好静养一番,应该就差不多了。”
赵公明看到申公豹脸色的确是好了一些。
便放下心来。
指了指下方气息羸弱的四不像!
淡淡开口道。
“四不像已经身受重伤!估计也要在这里躺上一阵了!”
“他身上有圣人留下的禁制,若是将其杀死,其体内的圣人之气就会爆发,力量不是为师能抵抗的。”
“就暂时帮你出出气!”
“日后若有机会,再将四不像直接宰了!”
听到赵公明杀意凛然的话语。
申公豹顿时一怔。
连忙冲着赵公明恭恭敬敬的磕头。
感恩道。
“多谢师尊!”
“您能出面救我,我已经是万般感恩了。”
“其余的事,您不必为我操心的!”
赵公明随手一挥,一股柔和气流将申公豹托举了起来。
“应该的!”
“你是前辈介绍来的,为师自当视为己出!”
“维护你的安全,并培养你,也是为师应该做的!”
听到赵公明的话。
本就感恩的申公豹心中猛然一颤!
还是因为林天前辈吗!?
若不是因为林天前辈那一句话——
也许,我也不会有这样的机缘!
欠前辈的因果,不知该如何偿还了啊!
哎……
申公豹如此想着,朝着赵公明拱拱手,道。
“师尊,适才我杀了不少阐教弟子,又将封神榜,打神鞭,戊己杏黄旗都给抢来了。”
“并把姜子牙给封印了。”
“阐教圣人和十二金仙该不会来找我寻仇吧!”
“而且阐教的因果业力……”
听到这话。
赵公明反很是赞赏他。
“你做得很不错!”
“没想到,先给截教惊喜的,倒是你啊!”
“还真是让为师意外!”
“至于因果业力,你不用担心,既然身为截教弟子,那自然由截教承担!”
“那都是小事,封神榜和打神鞭,以及戊己杏黄旗才是大事!”
“本身截教就没有封神自主权,如今封神榜和打神鞭被你抢来了,那自然归截教所有!”
地府神医聊天群
“虽然姜子牙手中的封神榜,只是一个化形而已!”
“但这也足够!起码能证明:截教和阐教的第一次博弈,阐教,输了!”
“你也立了大功!!”
“理应得到嘉奖!”
听到赵公明这么说。
申公豹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低着头道:“那就好!”
“那封神榜和打神鞭,便都就交给师尊了!”
申公豹将存放三个至宝的锦囊拿出来,给赵公明递了过去!
赵公明反而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一脸坚决的摆摆手,不悦道。
“公豹,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给为师作甚!?”
“你且收好!”
瞧见赵公明的态度。
申公豹心头一颤,心中对赵公明的敬意,更加浓郁了起来。
这三样法宝,对封神量劫,可是至关重要的。
谁见了不眼红?
这要是在阐教,基本上都没有徒弟什么事。
徒弟找到的法宝,获得的功劳,都会被师尊给没收回去。
当徒弟的,到最后只能分得一点点好处而已。
要是赵公明拿去,功劳得有一半得是他的。
可是赵公明却拒绝了。
完全不会去贪污自己徒弟的功劳。
这样的师尊,值得他敬重!
心中如此想着。
申公豹望向赵公明的眸光中充满了尊重之色。
浑身激动,刚要打算朝着赵公明磕头拜谢。
可惜,赵公明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随手一挥。
脚掌之上,便是不自然的释放出了一道玄色水波一般的物质。
将申公豹覆盖后,便催促道。
“好了,闲话少说。”
“此地不宜久留!回截教!看看你师祖如何解决!”
申公豹一怔,狐疑道。
“回截教?”
“师祖不是在闭关吗?”
“咱们回去,就怕找不到师祖呢!?”
赵公明一怔,想起之前通天师尊所说的话。
顿时陷入了沉思。
‘之前见师尊应该是最后一面了,这个时候,师尊八成已经闭关。’
‘就算再如何紧要的事情,师尊也未必会出来一见——毕竟是参悟前辈给的秘籍,想来也没有什么事情,比之更重要了。’
‘既然没法见师尊…那就不如…’
心中如此想着,一张英俊的面孔,突然从他的心中浮现而出!
赵公明眼前一亮,突然道:“见不到师尊,那就再去打扰一下林天前辈。”
“看看林天前辈,有没有办法处理一下!”
“要知道,林天前辈处处为截教着想,其实力也极为强大!想必一定能有解决办法!”
听到这话。
申公豹先是一怔,然后便是重重的点点头,道。
“好!”
赵公明随手一挥。
周围的光景不断变化。
他们移动的速度,无比之快!
申公豹要耗费半日的工夫,才能跨过的距离,赵公明却只需要几息的时间!
正当申公豹静等着回到截教的时候。
耳边,却突然传来了赵公明的询问声。
“对了。”
“刚才为师就想问你。”
“姜子牙是封神代言人,他身上必然有元始圣人留下的印记,”
“你是怎么将这些法宝抢到手的?”
“抢夺法宝还没受到圣人反击?”
“还有,刚才四不像的脚趾,好像也是被你切去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份实力,可不只是玄仙这么简单啊!?”
听到这话,申公豹顿时一怔,连忙躬身回应道。
“实不相瞒,是林天前辈赐给徒弟的机缘!”
“是一本叫《只手遮天》的道书!”
“里面描写了很多人物的传奇,徒弟就是从其中领悟了一名叫段德的经验和修行秘术!”
“因而获得了段德的法宝,通天冥宝,以及他的埋人之法!”
“还有段德所修行的黑色雾气,感觉很是玄妙,不受洪荒天道管束。”
“四不像的脚趾,是被通天冥宝削去的。”
“姜子牙身上的圣人印记,被黑色雾气给封印了,所以我才能如此方便的夺走至宝!”
“至于那些阐教弟子,是通过段德的埋人之法,进行埋葬处理,而徒弟,只不过是顺手将他们的灵力吞噬了而已!”
“按照这个速度,恐怕很快就能突破太乙玄仙了!”
听到申公豹娓娓道来。
赵公明心头顿时一惊!
申公豹也看书了?
之前一直好奇申公豹到底是什么机缘。
结果,是看了《只手遮天》?!
跟三霄看的是一本!?
更重要的是,其中段德这个人物。
赵公明也知道啊!
那不就是曹雨生吗!?
九次转世。
完美世界之中也提到过啊!
没想到。
申公豹机缘倒是不小!
竟然能跟他们一样,获得如此珍贵的机缘!
继而有了实力提升!
怪不得前辈让申公豹加入截教。
原来,是有这一层关系在里面……嗯!?
等等!
赵公明眸光猛然一顿!
一个念头从心头浮现而出——
申公豹是因为获得了段德的传承,所以才有了如今的实力。
那他依靠段德的经验和实力,把姜子牙和阐教弟子击败。
又抢走了属于阐教的封神榜,打神鞭,戊己杏黄旗!
靠的可不是申公豹自己的能力!
而是段德的能力!
如此一来。
岂不也是因为林天前辈的缘故,让截教在封神量劫之中,连番取胜!
细想下来,他和三霄能打过阐教十二金仙的挑衅。
也是因为前辈暗中谋划的九曲黄河大阵,以及那三本道书!
要不然,他们也无法应对阐教十二金仙!
三霄也只会卡在太乙金仙巅峰而得不到顿悟!
最强枭雄系统
赵公明也不可能踏入准圣中期之境!获得重瞳之威!
这些,可全都是因为林天前辈!
想明白这一点。
赵公明心头忽然轰的一声!
一道惊人的声音从其元神之中轰然响彻!
一股明悟感,顿时蔓延而出!
‘原来,这就是林天前辈安排申公豹进入截教的原因啊!’
‘前辈,这是在下一盘大棋!’
‘从最开始,便在三霄身上谋划了!’
‘为的,就是让截教能够更好的应对封神量劫!’
‘如今,前辈看出了申公豹与阐教的恩怨点!推波助澜,暗中谋划!’
‘必然是早就预料到申公豹会针对姜子牙,会针对阐教弟子!’
‘也就是说,一开始,前辈就已经知道申公豹会将封神榜和打神鞭抢到截教这一方!’
‘就算申公豹不加入截教,也会这么做!’
‘所以,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前辈就提前安排了所有的事情!’
‘强啊!’
‘前辈终究还是前辈!思维和心计,不是吾能够忖度的!’
‘如此一来,我更不可能回截教了啊!这明显是前辈有意而为之!所获得的法宝,自然归前辈所有!’
心中如此想着。
赵公明压下了心中的骇然之情。
望向申公豹的眼神,更加柔和了起来。
轻轻拍了拍申公豹的肩膀,嘉奖道。
“徒弟,没想到你也有这等机缘!”
“在前辈的眼中,你的地位也不低啊!”
“咱们不先回截教了,先去找前辈!”
“幸亏你提前告知了为师这些事,不然,差点要误了前辈大事!”
大事!?
申公豹顿时一怔,有些跟不上赵公明的节奏,懵道。
“什么意思!?”
赵公明嘴角掀起一道玄妙的弧度,轻声解释道。
“这一切,很有可能就是前辈谋划,为的就是帮助截教摆脱封神困境!”
“本来之前为师还打算跟你的几个师叔师伯,议论截教劫难之事!”
“可现在,你获得了封神榜和打神鞭,那劫难或许就能化解了!”
“至于什么大事,路上给你详谈,你听好,接下来你……”
……
雾霭山脉。
当赵公明和申公豹离开没多久。
四不像从昏迷的状态中走出。
身上的气息微弱不堪,肩上三花几乎全部灭掉。
胸中五气,也开始溃散!
他的大罗果位,竟然被赵公明的气势威压,直接毁掉了。
四不像还有意识,内视片刻,也查探到了自己体内异常糟糕的状态。
元神的强度,已经从大罗金仙初期下降至太乙金仙境界!
身躯上也传来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剧痛。
这些损失。
相当于数十万年的静修,以及元始圣人在他身上耗费的丹药和精力。
都没了!
莫说这么重的伤,能不能恢复当时的状态。
就算想要恢复,恐怕也得是百万年起步了!
一想到这里。
四不像心中顿时被愤怒的情绪填满。
忍不住朝天嘶吼了一声。
“截教这些狗贼,竟然胆敢毁我道基,本座与尔等势不两立!”
“他日必然踏上金鳌岛,弑杀赵公明!”
正当他嘶吼之际。
他身侧的空间一阵波动。
一脸横肉,身体肥胖油腻的文殊广法天尊,从扭曲的空间中踏步而出。
望着四不像可怜的样子,忍不住劝道。
“别吵了!人家都走了!”
“还是赶紧收拾烂摊子,安排一下后来的事怎么处理啊!?”
四不像似乎对文殊突然出现并不感到意外。
反而是气不打一处来,嘶吼道。
“文殊,你明明跟着本座一起前来,刚才为何不出手!!”
“看着本座被毒打,竟然袖手旁观!你为何还要躲在万里之外!”
“你如此对待本座,还算是同门吗!”
听到这话,文殊满脸无奈道:“赵公明之前明明是大罗金仙巅峰,本座还有一战之力。”
“谁知道他竟然突破成准圣了!”
“你又不是正统的阐教弟子,跟圣人还有渊源,顶多被打一顿。”
“本座是阐教二代弟子,若是出面,可能就直接被打上封神榜了!”
“到时候阐教气运骤降,你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四不像忍不住一呆,竟是无力反驳!
“行了,本座帮你疗伤,休养一阵,你就赶紧带姜子牙去大商吧,时日晚不得!”
“切记,要让姜子牙牢记师尊给的建议!”
“去往西岐后,先把锦囊打开,把师尊交代的事情给做了!”
“其他的事情,暂且别管,本座这就回去禀告师尊!”
“一切,由师尊定夺!放心,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截教不过是逞一时之快而已,给姜子牙的封神榜,也只是封神榜元灵的外在显化,他们抢走也没用。”
“你的仇,阐教会给报,必然让赵公明身死道消!”
“况且,燃灯副教主已经出世,待本座回去禀告,派出燃灯副教主擒拿赵公明,那打死赵公明,自然是易如反掌!”
听到赵公明的话。
四不像心中的怒火方才渐渐消了下去。
瓮声瓮气的道。
“也好,那你速速给本座疗伤!”
万物食堂
“本座带姜子牙离开此地!”
文殊点点头。
没再言语。
顺手一挥。
手掌之中,便是落下了一道三光神水。
滴在了四不像的身上。
“这几滴三光神水,可是师尊在临走时赐给本座的,无比珍贵!”
“给你用了,本座可就没了。”
“不过本座也不是不求回报,只是日后,吾要是有灾祸上身,影响了阐教大局,你可一定要答应本座给元始圣人美言几句。”
“你可是师尊最信任的圣兽。”
被三光神水滋润后。
四不像只感觉浑身舒适。
身体上的疼痛也渐渐消失。
就连被申公豹切去的脚趾。
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出来。
除了境界没有恢复。
他的伤痕全被修复好了。
“你又不犯事,哪用的着本座求情?”
四不像站起身来,嘟囔了几句。
知道此刻情况非常,也算是欠了文殊一个人情。
只是发了句牢骚,便不再废话,没好气的应付道。
“好好好,三光神水的确珍贵!”
“日后,你只要给吾传一道音,吾必然给你美言几句。”
“时辰不早了,吾去将姜子牙挖出来,即刻出发!你赶紧回去面见师尊,尽快帮我等报仇,才算是最要紧的事情。”
“你禀告师尊的时候,切记要实事求是,申公豹和赵公明的罪行,你也全部讲出!”
文殊点点头,保证道:“这你放心。”
四不像别有深意的看了文殊一眼,不再言语。
一甩蹄子。
便迅速消失在了文殊的视线中。
望着远处化成一个小点的四不像。
文殊的眸光由原本的淡然,演化成了一道阴沉之色。
“真是让人烦躁!”
“要不是你在元始那里地位比较高,本座指望着你能给本座留个后路,方才救你!”
“否则,你一个畜生的死活,关本座何事!?”
“让你赶紧滚蛋,只是不想让你打扰到本座的清修,才不会去给你请救兵!”
“什么时候元始发现,再说吧,本座自己的修行才是至关重要的!”
如此呢喃着。
文殊心中闪烁着不屑的神色。
不过,回想起刚才他躲在空间暗处,观察赵公明的时候。
却被赵公明察觉到了。
心中不免有些胆寒。
赵公明的实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
“幸亏刚才跑的快,要不然赵公明险些就发现我了…话说回来…现在赵公明怎么这么强了!?”
“若非西方二圣赐给我的佛珠,隐藏了我的气息。”
“再加上赵公明得到了封神榜和打神鞭,心思本就不在我身上,不然……这一次我可真就凶多吉少了!”
文殊如此呢喃着。
深呼了一口气,心中的惊惧感,方才开始平静下来。
环顾四周后,并没有就此离开。
而是不急不慢的朝着破壁残垣的雾霭山脉深处行走!
继而来到了雾霭山脉的最深处。
这里树木无比高大,遮天蔽日。
一颗颗树叶甚至都比文殊的身形还要巨大!
此刻耷拉下来。
看起来极为诡异。
而文殊则是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最深处的一棵巨树之下。
唤出蒲团。
神色渐渐变得宁静。
身上流露出了一道淡淡的金光。
让他那油腻的脸颊之上,浮现出了一抹激动之色!
背靠巨大的樟木,手掌轻放在腹前。
身上有梵音鸣唱,颇有西方之意!!
若是四不像和姜子牙在这里。
必然会大吃一惊。
文殊广法天尊身为阐教弟子。
不赶紧去向阐教禀告阐教弟子的遭遇。
竟然还在这里,修行西方妙法!?
而这里有无尽樟木隐藏,巨大的树叶遮蔽天机。
文殊身上所流露的气息,也是无比隐晦!
悄无声息的进行,竟是无人发觉!
……
洪荒昆仑山。
阐教道场覆盖千万里仙山,灵气充溢。
到处都是充斥着圣人的强大法则之力。
恐怖的力量,席卷方圆亿兆里的虚空。
彰显阐教强横的力量!
此刻。
金碧辉煌,气势盎然的玉虚宫。
无比森严。
圣人之力,在玉虚宫周围设立了无数肉眼可见的强大法阵。
法阵之中,有着玄妙的阵法,从其中跌宕。
神秘符文,如在水波之中荡漾一般。
显得无比庄重且严肃。
不仅如此,随着法阵的运转。
还有一股极致的威压,从法阵之上席卷而开。
释放着一股阻力,似乎生怕阐教弟子靠近一般!
以玉虚宫为中心。
方圆十万里内,都没有任何生灵存在。
安静,且诡异。
某些阐教弟子在阐教远处来回游荡。
隔着数座仙山,也依稀能够感受到,昆仑山巅玉虚宫上传来的威压。
各自的面容之上,都是闪过了一道惊诧之色。
他们不敢大声喧哗,只敢小声议论。
“你们听说了吗?”
“燃灯副教主已经抵达玉虚宫了,正在跟元始圣人密谋什么?”
“听说事关封神量劫,燃灯副教主是咱们阐教的主力!”
“那可不!燃灯副教主已经踏入准圣巅峰之境了!除了圣人,洪荒中准圣巅峰的强者才有几个?”
“只要燃灯副教主出马,对付截教那些披毛戴角之辈,岂不是轻而易举!”
“是啊,就是不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竟然如此严肃!?这么多法阵设立,是怕咱们偷听吗?”
本来众阐教弟子都在悄声议论此事。
可是,刚才那个弟子说完这话后。
众人都是立马噤声。
不敢再议论了。
在阐教,你敢这么说话,是找死吗?
怕偷听!?
元始圣人不可能是怕偷听的!
防备的这么好,不让阐教弟子靠近。
那绝对不是防备自己人的!
一定是防备截教那些肮脏下流的牲畜和卧底的!
正当众阐教弟子自欺欺人的想着时候。
忽然之间,异变发生了!
原本平静的昆仑山。
迸发出了一道惊人的圣人波动!
下一刻。
那道惊人的圣人波动。
便是瞬间席卷而出!
化作海浪一般,在玉虚宫之上不断跌宕!
煞气弥漫,庞大且恐怖的力量,也随之乍现而出。
笼罩玉虚宫的无数法阵,根本无法阻拦圣人彪射而出的恐怖力量!
只听‘咔嚓!咔嚓!’的巨大声音响彻。
圣人设立的法阵就此破裂。
化作了无数光点,从玉虚宫所在的方向,朝着虚空之外跌落!
玉虚宫内释放的力量,也因此没了阻拦。
圣人积攒的怨气和怒意,瞬间冲天而起!
轰!
足以寂灭万古,踏碎时空长河,碾碎地风水火的力量。
便如江海打开了闸,朝着周围疯狂的跌宕而去!
霎时间。
空间破裂,法则俱灭。
距离玉虚宫附近的仙山,尽数化为齑粉。
周围所有的灵气,也在这一刻化为乌有。
霎时间。
以玉虚宫为中心。
方圆亿万里的空间,尽数化为乌有!
那些原本距离玉虚宫极远的阐教弟子。
也在此刻感受到了一股逼人心神的恐怖圣人威压席卷而来!
威压之中,带着强烈的怒意,让他们瞬间跪在了地上!
有些实力弱的弟子,竟是直接趴在了地上。
身体也直接陷入了土壤之中!
脸色苍白,气息羸弱,眸光之中,闪烁着极致的震撼!
“这是……圣人发怒了!”
“元始师祖为何会突然暴怒!?”
“难道,是封神量劫,出现了什么变故不成?”
“还是说,截教那些牲畜,又做了什么事情,将师祖招惹了?!”
感受到那股恐怖的威压,几乎所有阐教弟子,都被压的喘不开气来。
身躯也是悄然发抖……
却都不知道玉虚宫内,燃灯副教主跟元始圣人,到底在议论什么?
竟然不顾一切的释放出这等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