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女主從書裡跑出來了怎麼辦-第三百五十七章 仁川相伴

女主從書裡跑出來了怎麼辦
小說推薦女主從書裡跑出來了怎麼辦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自己的动漫输出,加上青龙小趾骨的事儿凑一块,这回的韩国是不去也得去了。
秋无际下班回来一听,果然也很感兴趣:“韩国,我看网上大部分人都很讨厌他们?要不我们去灭了他国吧。”
楚戈:“……”
“哈哈开玩笑的,记得有次吃过他们的烤肉,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还挺贵。是不是到了他们本土会更不一样些?”
“你居然都会想到这会不一样啊?”
“因为我听他们说,兰州拉面和兰州本地不一样,沙县小吃和沙县本地不一样。所以既然去了韩国,那是不是可以看看他们韩国的烤肉和在这边卖的是不是也不一样呀。”
“我看可能差异不太大。”楚戈捏了捏她鼻子:“在吃之道上,你是真正的现代人。”
“哼哼。”秋无际哼唧了两声:“我现在会的现代东西明明比你多,你会现代漫画制作和现代音乐制作么?”
楚戈很没面子:“喘上啦?”
秋无际媚眼如丝:“你打算怎么让我喘啊……”
楚戈微微弓起了腰。
秋无际笑弯了腰。
然后两只小猪的嘴就对在了一起,啄了一下。
秋无际又很快直起身子:“诶,怎么出去,直接买机票?携程有吗?”
楚戈斜睨着她:“哼哼,现代人。”
秋无际凶:“找打是不是?”
“……好吧,其实我这边要出去,估计可以走特殊方式,但没必要,倒是可以通知月影悄悄过去一趟。”
“月影去干嘛?”
“青龙小趾骨的事情,当然要有公家的人参与,月影现在暂时算听我调遣的,做这事再好不过。”
秋无际哼哼:“纨绔二代,什么都没做就当官,别潜规则啊。”
楚戈气道:“我就潜规则你。”
秋无际鄙视:“说得好像你没潜过一样,本小助理不就是被你潜的?”
楚戈:“emmmm……”
秋无际不跟他扯淡:“伱不走特殊方式,怎么去?”
“正常去的话,要办签证,办护照,一系列手续还挺繁琐,不过这个谢文元那边应该会帮我们办好,我们自己的材料准备一下发给他,等着去就行了。”
“什么材料?”
“身份证啊收入证明啊什么的……更具体的查一下?”
“切,原来你也要问度娘。”
痴情酷王爷:恋上替嫁小厨娘
“比你知道的多!”
小俩口拌着嘴,兴冲冲地给谢文元回复,各自整理材料去了。
楚戈以为这事很繁琐,其实在谢文元他们这些天天各国跑的人来说简直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区区不到三天一切就办了下来。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魚龍服
要不是因为他俩都没护照,一切要新做,其实当天都可以。
楚戈先通知了月影,让她先行潜入。自己趁着这时间加紧又多存了两天稿子,秋无际也匆匆多存了点原画。一切就绪,小俩口直奔魔都,和谢文元一起登上了去韩国的飞机。
都颇有点迫不及待的意思。
毕竟楚戈是此生第一次出国,秋无际同样也是自从穿越此世以来,第一次走出这片国度的土地,两个人都兴致满满。
在修行越高、越对凡俗事物不感兴趣的现在,连作品成绩霸榜都没多少涟漪,游览异域增长见闻算是少有的可以同时引发两人兴趣的事儿了。
其实有时候秋无际回首,也会在想,按照穿越此世必须做的“认知世界”而言,自己本该早就到处游览,走遍华夏山河,走遍全球各地。
结果窝在区区一间小屋里,和他没羞没臊地过了这么久,活动范围一般不超过三条街——上班的漫画工作室就在临街,现在连电驴都用得不多……
还打算永远这么过下去。
仿佛只要在他身边,就是世界。
…………
魔都起飞时间是晚上八点多,抵达首尔仁川国际机场也就十一点,区区三小时不到,搞得秋无际还有点恍惚。
这就出国啦?
要不是看周围开始有了不认识的文字,光看人潮还以为还在国内呢,都长得一样啊。
楚戈倒是很淡定地告诉她:“其实这个国家没有我们省大,我们到魔都的距离已经可以跨越他国家好几次了。”
秋无际:“……”
好吧,学习时间尚短,总是有偏颇的,秋无际至今连世界地图都没好好看过,只是瞟过几眼,印象比较深的是大大的毛子,那真是卧槽好大,完全没记哪里是韩国。
历史也没学世界史,完全不知道这个国家啥样的,只知道在华夏史中经常作为附属国出现,好像明朝还救援过他们,也不知道救援的朝和韩有什么区别。
只是网上和群友们聊天看多了,天然对这個国度印象不太好。
嗯,无所谓,反正这次是作秀(骗人)来的。
过了安检走出去,外面就停着一溜车辆,有个三十来岁的黑西装男子靠在车边,看见谢文元走出来,便哈哈笑:“谢总,这里这里。”
说的中文。
谢文元笑呵呵地带着秘书迎了上去:“乌鸦哥亲自来啊?”
秋无际还没啥感觉,楚戈倒是感到有点不同的味道。
机场外面能这样随便停一溜车接人的吗?合规矩么这?
看看机场保安,目不斜视,视若无睹。
那乌鸦哥笑道:“我不就是跑腿开车的?”
他目光落在楚戈俩口子身上,倒是露出了惊艳之色,想不到这个“作家”这么帅,女朋友也这么漂亮。
“你们这颜值,确定是作家和画家,不是idol?”
这话里终究还是体现出了語言习惯有所不同,国内大多已经直接喊爱豆了,含有一点贬义在其中,这样字正腔圆说idol不含贬义的不多见。
楚戈便笑:“这不就是来出道的么,乌鸦哥多多指教。”
乌鸦乐了:“可以可以,不拿腔拿调不矫情,合我们胃口。”
谢文元介绍:“乌鸦哥是我们boss贴身护卫总长,最亲信的老兄弟之一。”
楚戈听出了潜台词,意思是對你们很重视,别以为是随便派个司机。话说这年头还有贴身护卫总长,至于嘛……
车是奔驰v级mpv,一车人全坐得下,便一溜烟都上了车。秋无际還是没忍住问:“一辆车就装得完我们了,为什么要这麼一溜车队来啊?”
乌鸦在前面开车,笑而不语。
谢文元笑道:“当然是庄重,迎宾,对重视的客人才会这样。”
楚戈顺势问:“这一溜车停外面,机场居然肯的?”
谢文元微微一笑:“这里是仁川。”
楚戈:“?”
“我们公司叫大唐。”乌鸦道:“仁川姓唐。”
楚戈:“……”
草。
这就是财阀政治吗?真是肆无忌惮,和国内完全不一样。
但他已经可以感受到老妈为什么那么庄重警告不得外泄了,按理这是常识没必要警告,会特意警告只能说明重要性远超一般。
这似乎是这国度极其重要的财阀头子之一,这样的人甚至有一定可能影响国策,结果其实是华夏的人,极为生草。
更生草的是,他们似乎就公然明摆着“我是华裔,我说中文”,好像最危险的做法就是最安全的做法似的。
想到对方还很热心地玩文化输出推广,完全不在乎这个国家的人怎么想……楚戈对即将到来的见面更感兴趣了。